今天是:2019年11月23日 星期六 04:09  天氣預報:
當前位置:首頁>>盟員風采
盟員風采

有聲的印記——記內蒙古優秀盟員鄭少如

2015-10-16 瀏覽次數:15260 關閉

鄭少如.jpg


  我的簡歷太簡單了。1937年出生,1957年參加工作,1997年退休,進入21世紀到現在我還健康地活著。一生只從事兩樣工作:農學、文學。農業做到高級農藝師,有突出貢獻的專業技術拔尖人才;文學做到內蒙古文史館館員、民盟盟員,也算對的起自己,對的起母親,對的起人民了。

  回過頭來一看,我的一生可真是太不簡單了,什么喜怒哀樂、酸甜苦辣我一遍又一遍地嘗過,什么味道,只有自己知道。

 

金色的童年


  祖籍北京,父親滿族,母親蒙古族,祖上據說是恭親王一枝,在宗人府冊上有名吃奉祿的。四位伯父膝下無子,我到是鄭氏家族唯一一位寶貝“格格”。祖父在天津有“半畝園”偌大一個中西餐飯莊,可惜被日本人一把火燒成灰燼。父親母親參加青年會軍人服務部抗日到了陜壩。之后在傅作義將軍麾下做到中校副官。到北京后曾過過燈紅酒綠的生活,之后父親退出官場,家境破落,沒錢讀書,是上兒童識字班(北京高工夜校)長大的。1949年解放后父親還是想念綏遠這塊養窮人的地方,為發行《人民日報》來到了包頭。

   我在長著三只眼的馬王廟插班跳級讀完小學,以全市會考第二名的成績畢業。那時候我是包頭市少兒隊第一中隊中隊長(當時不夠一個大隊)曾在中山堂上和市長鄭天翔一起檢閱過國慶游行隊伍。五年級在《包頭日報》上發文章。學生會副主席、文體部長,成天搞晚會、出墻報,接待抗美援朝志愿軍回國報告團解秀梅。

   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綏遠奮斗中學”因為沒錢讀書改上工費還發衣服的農牧學校,從此決定了我的一生。在校期間,我依舊是學生會副主席、文體部部長。出雜志、辦墻報、一周一個晚會。但依舊是班里的前三名,學校的高才生。畢業本來可以留校教語文,可我一心要到邊疆去,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代表8個畢業班在畢業典禮上這么說的就一定要這么做,畢業后分配到包頭我又和同學換到了固陽。

  1953年初中時我便參加了高中級全呼市的征文比賽,得第二名,獎品是一支“關勒銘”金筆和一本《戰爭與和平》,高興了一輩子,也支撐了我一輩子。

  我就是在紫紅色的追光和鮮花與掌聲中走向了生活。


 拼搏的青年


   1957年8月,我帶著憧憬與希望到原來的烏蘭察布盟首府固陽農業局報到,第二天就背著鋪蓋卷下鄉。一程走了100多里,腳起泡了,心起潮了。我從未見過這么寬的天,這么闊的地,這么像畢加索的畫似的大后山,百靈鳥一路唱著,剛壓過青的地泛著褐色的油。酸粥、莜面、山藥、蔓菁,沒見過沒吃過的,但挺香的。清早和女人們下地拔麥子,晚上給她們上課。別的女同學吃不下這苦,回城去了,我卻過著詩一樣的日子。天天抱著本《牛虻》要不就是海涅的、雪萊的、托爾斯泰的詩書伴著酸鹽湯莜面下飯。

  農閑的冬天回縣里給我的第一個任務就是起草《政府工作報告》,制訂五年計劃,這像鐵板釘釘似的從1957年一直寫到1993年。

  57年那個多雪的冬天,我差一點就被打成右派,因為我在學校里辦報紙,又因為我的班主任秦新民老師是右派,我是他的得意門生,是同學們聯名救了我。可以后我的日子就因為有這一黑道子就再也不好過了。為了躲開,我一直在鄉下。58年下鄉馬驚了把我卷在車轅下差點掉下懸崖。我搞的農業試驗一次次獲獎,一片片出高產,創紀錄。犁耬鋤耙、杈扒掃帚,揚場打連架,沒有不會的。我的試驗田自己耕地,說來誰也不信,李野大哥到地里親眼見了他才信了,還寫了一首詩。其實我沒什么最高境界,只是生性好逞能,就覺得自己什么也能干,干什么也能干好。

   那時的后山沒菜,只有山藥、胡蘿卜、白菜、蔓菁,是我第一次把蕃茄、茄子、窩筍、韭菜引進后山,開始沒人吃,種多了就喂豬了。推廣播種機沒人要,化肥怕把地燒壞了。只有自己一塊地一塊地的示范,才能推開。

  58年大躍進是個發了瘋的年代,大煉鋼鐵把村里的犁鏵鍋灶都煉在高爐里。我和小伙子一樣到幾十里以外的窯上背炭,幾十斤背著一天好幾趟。守在高爐旁6天6夜直到昏了過去才下“火線”。

 

  和女人們“挑”大渠,兩筐土,高渠背,一溜小跑就上去了;站在齊腰深的水里防洪,差點讓洪水沖走。夜里騎馬和民兵一塊抓賭,差些叫飛出的磚頭砸死。從小膽大,沒怕過,到現在我也不怕風不怕雨,兩條腿依舊跑得挺快,原來是“童子功”練出來的。

   等人們冷靜下來,才又重新找回科學,我跌跌撞撞一路走過來,一邊換整一邊死死地抓住科學。我的雜交小麥已經三代,寄到中科院去了,不是文化大革命,也許就成功了。

 

  1985年,我的“固陽縣農業區劃”獲了市、自治區、全國大獎,我被評上了高級農藝師、有突出貢獻的專業技術拔尖人才,終于修成正果。

 

辛酸的中年


  1966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開始了,我的出身,我的成份,我的“黑斑”,我的驕傲,注定成為“重點”的。十年,我戴遍了所有的“帽子”,什么“黑五類”、“黑幫”、“破壞文化大革命的現行反革命分子”、“內人黨”……戴上手銬把我和兩個孩子以及將孕育成人的胎兒一同關進牢房。孩子差點生在獄中。他們無奈把我放了出來還到“月房”里來斗我,孩子沒奶,我沒淚。但我沒低過頭,上千人的大會上批斗我,強按我也沒把我的頭按下,我沒罪,我無愧。戴著手銬上街游行,喇叭里正播放“東方紅”,我昂首闊步心里唱著:“帶鐐長街行……”雖未就義,但還英勇。兩個孩子拉著我的衣襟哭,我沒哭,哭了一街女人。我人緣好,她們知道我是好人。安慰我:別想不開,有孩子!我才想的開呢!我才不會死呢,我要等太陽出來。   

  后來松了些我把放了出來,農民老大爺不識字天天去“聽”大字報,回來告訴我“沒有你的,好好睡吧!”大娘夜里偷著過來給我洗尿布,做飯。我住在固陽縣南門大隊,社員們夜里提著馬燈讓我到地里治蟲子,他們不認識農藥,不知道配方。他們從來都沒把我當“黑幫”,給我做鞋的,送飯的,打狗的,我忘不了他們,因為有他們我才笑著活著。

   這10年把我整的千瘡百孔,等放出我來是用擔架抬著到北京去治病的,都以為我回不來了。鄧小平上臺那天我開始鍛煉身體,我知道我很快就有用了。

  在固陽近40年,我無怨,我無悔。就是這塊熱土把我炒熟,把一個在天空上飄著的“格格”、“小姐”,滿腦子瓊瑪、安娜、卡列尼娜、冬尼婭的我,結結實實地拽到了地上,懂得了生活,懂得了人生,懂得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人。


 燦爛的老年


   1997年香港回歸我回家,但我退而未休。1996年7月我便創辦了“包頭大漠文化中心”,聚集了文化藝術界的200余人,副高以上100多,編輯出版書籍、雜志,帶團到東南亞去演出,搞畫展、辦筆會,拍攝了25部電視專題片,大部分獲得了市、自治區及國級獎項。

  我的兼職較多,雖是虛職,我都做好,對的起方方面面。當了內蒙古八屆人大一屆代表,得了優秀代表獎;中華詩詞學會會員,我出了一本《秋子詩詞》全部是舊體詩,雖不是寫的很好,但是情真;包頭影視協會名譽主席拍攝的《北疆·這片神奇的國土》在中央臺播出,是至今人們還使用的資料片;《母親的碑》真實地記錄了草原3000孤兒的故事,得了全國駿馬獎二等獎;其余《托起星辰》等等20多部基本上都獲獎了。1997年我組織包頭市10位老作家出版了一套《大漠叢書》11本,反響極大,其中有我的散文集《山里的》,為寫這篇文章我又翻了翻,被自己感動,比后來的這本《秋子散文》要好的多;我還把包頭108位文學藝術家集成冊《大漠百家》給了大家一個交待。在這期間還與別人共同編輯出版了許多集子。

  曾在北京民族宮為郭才、袁俊蘭辦過畫展,原訂烏蘭夫剪彩因當天住院改做楊靜仁副委員長剪的彩;也與美術館共同在香港舉辦了《草原·朗天書畫展》并在香港講課,影響極大。在包頭市多次為內蒙、包頭的書畫家辦筆會、搞展覽,使大漠派書畫家走出包頭走向更遠。

 

   2003年成立“西口文化研究會”我出任會長,當年出版了《西口文化研究》專集。2008年出版了《西口文化》雙月刊,每期近10萬字,還有彩插。詳盡系統地剖釋了中原農耕民族與北邊游牧民族碰撞所迸發出來的火花。為包頭移民城的形成找到了歷史依據。到2010年底共出版15期。通過西口文化研究把晉陜蒙冀甘寧等西部大半個中國織成了一個文化網絡,相互交流,共同發展。2009年,在包頭召開了近200人參加的“中國·西口論壇”把西口文化推向了更高層次。

  我特別愛花錢,擇婿也以此為標準,結果他比我更愛花錢。10多年我就是用自己的退休金和他給我掙下的錢支撐著“大漠”,從而辦了這么多事。我也算對得起人民幣了。

 

  2008年11月4日我被內蒙古自治區聘為內蒙古文史館館員,由內蒙黨委副書記、政府主席巴特爾同志親自頒發了證書,我的價值到了70多歲才真正得到了體現。

  盤點下來,走過來的歲月紅一陣黑一陣,但不論什么顏色,我的腳印是堅實的。不管是農業的,文化的我的獎狀裝了滿滿一箱。細數下來這幾頁紙光寫它也寫不完,這些紅紙片我放起來從不再看過,做為一個文史館員,我看中的不是成就而是成長,是我留在大地上的印跡,這也許能激勵自己。前邊還有一段路,我要好好走下去。

上一篇: 盟員汪東入選自治區“新世紀321人才工程”第二層次 下一篇: 大 愛 無 言——記書法家籇刻家熊一然先生

中國民主同盟內蒙古自治區委員會版權所有 網站建設國風網絡 蒙ICP備15003514號  蒙公網安備 15010202150127號 

單位名稱:中國民主同盟內蒙古自治區委員會 網址:www.utduzk.live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呼和浩特市新城區成吉思汗東街22號 郵政編碼:010051 聯系方式:0471-6200436 0471-6200436(傳真)

中國民主同盟 民盟 內蒙古民盟 中國民主同盟內蒙古自治區委員會

腾讯分分彩开奖直播在哪儿看